social hub raydiohead

「既視感」 在倫敦生活沒有很容易就陷入思鄉的情懷,不過有時候會驚歎地走進了一些似曾相識的隱世日常,滿地落葉的敦化北路,天橋車站佈局的中目黑,當然還有繼承很多粗獷建築的小香港,...

「既視感」
在倫敦生活沒有很容易就陷入思鄉的情懷,不過有時候會驚歎地走進了一些似曾相識的隱世日常,滿地落葉的敦化北路,天橋車站佈局的中目黑,當然還有繼承很多粗獷建築的小香港,至於唐人街中超韓超以及琳瑯滿目的珍珠奶茶店,幾乎已成過度「國際語言」的世界風景,就像行Donki買買賣賣當自己返過鄉下一樣,一樣地聊勝於無。

或者我們都無法戒掉那些穿越地域的想像,就像跟你在人生路上擦肩而過的人們,就算稱不上是朋友,有些時候都會讓你想起來。

#想起長沙灣土瓜灣

「既視感」
在倫敦生活沒有很容易就陷入思鄉的情懷,不過有時候會驚歎地走進了一些似曾相識的隱世日常,滿地落葉的敦化北路,天橋車站佈局的中目黑,當然還有繼承很多粗獷建築的小香港,至於唐人街中超韓超以及琳瑯滿目的珍珠奶茶店,幾乎已成過度「國際語言」的世界風景,就像行Donki買買賣賣當自己返過鄉下一樣,一樣地聊勝於無。

或者我們都無法戒掉那些穿越地域的想像,就像跟你在人生路上擦肩而過的人們,就算稱不上是朋友,有些時候都會讓你想起來。

#想起長沙灣土瓜灣